信仰成長路~(10)永別了爸爸,再見了大哥

在我十九歲那年,媽媽決定帶著我們離開爸爸,

在我心中爸爸是個大罪人,是他使這個家肢離破碎。

 

所以離開時沒有半點傷感。

爸媽離異後,我沒有主動跟爸爸聯絡,

但我知大哥及弟弟仍有跟他聯絡。

 

信主後,

我決定饒恕他並為他能夠得著救恩懇切代禱。

 

有一次,媽媽在街上碰到他,

媽主動跟他說我們全家已信了主,

媽以前也有不對,不是全是爸爸的錯,

媽已原諒了他,亦希望他能原諒她,

說話間有邀請他返教會。

那天,爸爸真的出席主日,會後他也有舉手決志。

 

一段時間相處後,

爸媽決定復合並正式註冊成為夫婦。

(以前在60年代結婚是不用註冊的)

 

但後來他仍留戀世界及享受罪中之樂,

故此,他們再一次踏上離婚之路。

 

2004年得知大哥患了癌症,

我除了默默代禱外

(我們眾信主的親友成立了一個為大哥代禱的小組),

我亦忙於找一些方法幫他,

例如煮一些不含白糖及防腐劑的食品給他吃。

 

當我掛了食物在他家門口後,

我會用手機寄短訊告訴他,

他亦用手機回短訊:「我的好妹妹,多謝妳的幫忙。」

(大哥死後,我依然保留這短訊,

每一次看都會使我感觸落淚)

 

之後,因病況沒有什麼進展,

大哥決定到加拿大接受醫治,

到埗之後,大嫂常常將他的最新狀況告訴我,

我就會轉告我們的代禱的小組一起去代禱。

 

加拿大後,他們因太思念天睿,

所以決定接天睿到加拿大團聚,

我就決定擔起帶天睿加拿大的重任,

對首次踏足加拿大的我,實在是一個挑戰。

 

在謹慎而周詳的安排下,

就將三歲多的女兒交由丈夫及其他姊妹輪流看顧,

丈夫上班前將女兒交由已安排的幾位姊妹,

放工後接她回家幫她梳洗,餵食等。

 

一切準備妥當後,就和天睿踏上飛往加拿大的旅途,

在飛機上,因天睿比較好動,

活力充沛,所以不斷要在位子上跟他玩,

到睡覺時,剛好附近有BB哭,

為了不要吵醒他,我便全程用手蓋著他的耳朵,

16小時的旅程,我都沒有睡覺,

但感謝神,腦根仍然很清醒。

 

當時的天睿(大哥的兒子)和凱旋(我的女兒)


 

到達加拿大機場,

迎面來接機的是亞沙夫婦和大嫂,

好像還有一個那邊的弟兄。

 

大嫂一看到天睿,憶子之情盡顯露出來,

要伸手抱他時,天睿卻緊緊抱著我不放,

大嫂即場哭了出來,為何不見幾個月,

兒子竟然不認得她了。

我即時跟大嫂說:

「妳試下說出妳以前常溝通的說話吧?!」

大嫂即時想起就跟他說:「double-deck bus (雙層巴士)

天睿認出那個音調後,面容一變,如夢初醒般,

就投進大嫂的懷裡。

 

原來,在港時,

大嫂常指著雙層巴士對天睿說:

double-deck busdouble-deck bus

 

在加拿大停留了五天便返回香港,

之後便開始和弟弟替大哥執拾他們的舊居,

退租等事, 接著安排媽媽到加拿大

讓她可以協助哥哥一家的起居飲食,

那段時間真的忙得團團轉。

 

我雖在香港,但心卻在加拿大

之前在加拿大的五天,大哥多在房裡休息或出外治療,

有一次他感到身體很痛,但又出不到聲,

他自己步出廳求助,我便為他按摩,一邊按,

一邊強忍著眼淚,不敢哭出來,免得影響他的情緒,

但當回到房間睡覺時就忍不住地大哭,

因看見他疼痛的樣子實在心痛。

 

我對神說,不如用我在世的年日來加長大哥的壽命吧!

我一定比他健康和長壽的,就算減少十年也不打緊。

 

2004年11月中,突然接到爸爸入院的消息,

不記得是什麼病,入院後弟弟先去探望他,

爸爸說好返後便返教會, 但當我去探他時,

他已因為腦出血進入手術室搶救,

在外面等了多個小時, 最終他也是撒手塵寰,

心想他去了天堂還是地獄呢?

 

按他明知罪卻仍犯罪,他大有可能下了地獄了,

想想下,心裡不是味兒,但我希望有奇跡,

不竟,不是我去定爸爸是否能上天堂。

 

辦理爸爸身後事的同時,

還要全力協助爸爸剛來港幾天的另一位妻子

及兩位子女在港居留及學習的事情,

那時真的忙得氹氹轉,

同時又不斷接到來自大嫂的信息,要為大哥懇切禱告。

 

在大約爸爸去世後兩個月的18日零晨4時,

睡夢中被電話吵醒, 丈夫接電話,是弟弟,

他說:「家姐,大哥走了。 」

我:「哦,謝謝。 」

 


(26歲的我,27歲的大哥)

收線後,我擁著丈夫飲泣,眼淚不受控制的湧出來,

我決定嚎啕大哭來抒發自己悲傷之情,

之後邊哭邊睡直到送女返學的時間才起床。


(大哥骨灰位上的照片~一位梁日華曾說會升他被自己“對一”的人)

 

第二天照往常過日子,

腦中不斷升起媽媽說大哥離世時的情境,

就算在街上也忍不住眼淚,有點行屍走肉的感覺。

這段日子,為了大哥能得醫冶而做了很多事,

但為何結果都是一樣,心中實在無奈。

我沒有埋怨神, 知道人人必有一死,

況且他是結滿累累的果子才離世,

對比死在過犯罪孽中的人,

這樣已經是好得無比了。

兩個月的時間失去兩位至愛親人,

那悲傷不可言諭,但時間及神的話是最好的治療師。

這事以後,我變得容易感性,並且更珍惜身邊人。


爸爸大哥我永遠懷念你

 

 

在〈信仰成長路~(10)永別了爸爸,再見了大哥〉中有 9 則留言

  1. 這篇文章是送給前教會牧師的,
    9月1日是他的生日
     
    日華牧師:
    我想在這裡提醒您,
    我認為我哥哥的死,您是應該要負責任,
    甚致我的屬靈師傅的死,您都要負責任,
    因為您在錫安不斷灌輸“盡”和“付出”,但這個“盡”不是建基在“三健”的平衡上,
    您記得您曾說過,您最勁是聽神的聲音嗎?
    我相信神一定願意提醒您這點的,只可惜,您聽不到,是因為“自我”這個王巳坐在您心的寶座上。
    請不要再奴役神所愛的人吧!否則死的,病的也不少呢!
    Linen上
     

  2. 原來昨晚是 日華 的生日晚宴
    他終於出來見下D信徒了
    ………………………………………………………………………………………………………..
    2010-08-30日華牧師生日晚宴通告     日期: 2010-08-30 (星期一)   事項: 日華牧師2010生日晚宴  (只供之前已報名及已被確認肢體出席)   地點: 荃灣 如心廣場 7樓   開始進場時間: 6:30pm   晚宴節目時間: 7:30pm – 10:30pm   衣著: 全職之衣著須為 Smart Casual,其餘弟兄姊妹可自由選擇合適之衣著。   備註: 當日晚宴完畢後不設任何客運,請弟兄姊妹自行安排回家之交通工具。  

  3. 原來,在港時, 大嫂常指著雙層巴士對天睿說: 「 double-deck bus , double-deck bus 」   沒錯,那時 Tehillah 常跟天睿這樣說。這也使我憶起,你大嫂臨盆時, 載著他們往醫院產子的情況,按他的要求,既要快也要穩定,總算不負所托,當天這小天睿就出世了。我想他也不知道,不認識我這位叔叔了。 論到那個時候,你們的家庭的確發生了許多事,鴻餅也忙得團團轉,要安置你們父親的另一個家,尚幸那兩位弟妹也算單純,想到他們到港不久就遇到這麼大的變化、沖擊,真不容易。 最後,不得不表示,Linen,你對你大哥的愛,很令人感動。 子聰
    [版主回覆09/01/2010 14:59:00]其實真正落手落腳去幫 父親的另一個家的是我,弟弟因要幫教會做事,好像是裝修教會office;他只能有空幫他們安排搬家,之後所有事都是我主力去做的。
    現在兩位弟妹中的姐姐考到了港大,而弟弟就考到其它書院。

  4. 每日也會上次這 bolg .看看.也成為我的習慣,你的喜與悲,也成為一幕幕的故事.呈現我的心靈,無 論怎樣.我也願意默默支持你,你經歷過的,我也經历過.同心同行.
    小勇
    [版主回覆09/01/2010 12:46:00]謝謝您每日的支持,神會藉這個blog去喚醒沈睡中神的百姓,請繼續代禱吧!

  5. To  Linen姐 親情真的要好好珍惜, 我也好想改自己對爸爸冷淡的性格.. 看這日記前我看到我爸在睡, 我很開心(因他早前晚晚零晨班) 近60了點頂..見到他能休息好開心 Linen 姐…. 你真的很強 ("堅強"個"強") 你爸和哥, 現定會在主內十分快樂 我也要祝你一家  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Marvin 上
    [版主回覆09/01/2010 12:43:00]求神去幫助您吧!我曾經都後悔自己在爸爸在世前不能多些時間去關懷他,皆因教會煩重的事務,還有錫安教人“事奉”大過“家庭”,我現在才知道是錯的。

  6. 感动~~~ 原來昨晚是 日華 的生日晚宴 他終於出來見下D信徒了 什么意思,他的生日,难道他不出来吗??
    [版主回覆09/01/2010 12:38:00]意思是
    他不返主日,錫安25週年又不出席,秀珍的追思會也不見人。

  7. 有 什麼 值 得 感动 ?????  日華 出來見下 D信徒 的 动機 在 於 獲取D 蠢人的 贊賞,  純粹 為佐 威 才 出來,  完全 稱 不上任何一點愛 !!!!!
    [版主回覆09/01/2010 12:40:00]其實,我相信loving God所說的感動是我這片文章,不是指日華出來見人

  8. Dear Linen 女俠:
     
    好讓小妹為瑪雅王稍作澄清;牠的真身確是有在秀珍的追思會中出現。
    [版主回覆09/02/2010 10:47:00]明白,有人告訴我他沒有出現,多謝更正。

  9. 剛看了梁奸仔"谷'人氣生日會的相片 我o左嘴….. 浪費人力物力,去慶祝一個牧者的生日!? 真係"興"到爆…. 大家的心是想什麼的?? 生日的那位是咩心態?去的人也是咩心態?? 難道慶祝一個牧者的生日, 可直接或間接推動大家的靈命成長? 數說他的豐功偉職,就能令你知點跟從神的心意?? 因為他是教會最上位的人, 攪哩d野比佢,是應份和他是配得哩種榮耀? 聖經中,有無教導我們要如此高舉人? 即使那人是先知/ 自稱 受膏者? 你可能話牧c都係人, 攪下生日會好奇咩? 生日會係無問題, 紀念神藉自己爸媽帶自己來這世界是好好的事 但係!! 攪到是在高舉自己, 放大自己在教會的地位和往績??? 會不會超出左生日會的意對arrr.. 如果我係一家教會牧者, 我生日是好大件事ma?? 首先, 我不會專登比人知. 即使教友們知了, 他們送上帶愛心說話的祝福就夠 更不用大攪用教會大家奉獻的$ 去租個大大會場, 多多野食, 這些$拿去福音事工or 捐比有需要的人 不是更合神心意ma?!! 我會想在生日會, 受盡大家的兩頌和謝恩?? 全都不用 領受神的異像 從而攪一家教會, 目的是行神的意, 替他得人奪地 就算, 有如何的豐功偉業,教會如何復興 功勞不是在人也不用把功勞定在人,  因為所有過程和結果都是來自神的心意 從來只有神配的榮耀和歌頌!! ******************************************************** 有無人有佢email.. 我真係想sent哩段意見比佢!
    [版主回覆09/02/2010 20:18:00]我就冇佢email, 不過有佢D親信的email ,您是否需要?
    其實,不知由何時開始教會慢慢地時興攪生日,幫”對一”,家主,家母,牧師,師母,所有策略家,講真的,忙到都冇時間祈禱靈修,做家務兼教子女,還要抽時間出來去這些飲宴,當然是否去是有自由的,但不去的話,有些師傅會話一些跟從者不俾面的;總言之,這個風氣是慢慢形成的。

發佈留言